<<   2018 年 12 月   >>
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2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30 31

【 剖析自我~報馬仔 】 -------
【 個人教育理念 】 -------
【 與家長談心 】 -------
【 生活隨筆 】 -------
【 教育訊息分享 】 -------
【 訪客留言簿 】 -------
【 最近的回應 】 -------
【 生活寫真集 】 -------

生活隨筆

  現今教育的省思-談教養
紀男昌
2004年總統大選電視辯論會上,黃崑巖教授擔任提問人,提出了一道很冷門但是很重要的課題「教養」。在這混濁不清的環境與價值標準混亂的時代中,真如空谷足音,發人深省,也成為社會大眾、教育、媒體、甚至親朋好友間爭相探討的議題。教育有昇華一個人內在涵養的功能,所以教育在很多人的身上,一定有深化風骨的作用。黃教授認為教育能決定思考範疇的大小與性質,是極為明顯的,而聯想或思考都與教育有關,教育因而能決定一個人的教養。

肯定了教育在教養的關鍵性,我們就必須正視教育的精義。教育的內涵應包含「學校教育」、「社會教育」、「家庭教育」三面向,而教育真正的目的,在培養我們的眼光、道德勇氣、正義感、辨別是非、做判斷、下決定、實踐力的能力。顯然教育的目的,是偏向於智慧的發展,重點在做人的道理,求教養的深化。因此,黃教授主張教育的目標,是在幫受教者發展智慧,而非僅是傳授知識。從黃教授對教育與教養的論點,個人提出以下三個面向的教育省思。

一、學校教育目標的迷思
誠如黃教授所言,現行各級學校傳授修身做人的道理及認知人性的課程皆被排擠,以往生活與倫理、道德與健康的課程,中心德目的實踐規條,價值澄清、兩難困境的教學,均在一次又一次的課程改革中消聲匿跡,取而代之的是戲稱為缺「德」的九年一貫課程。
當然這樣的課程改革是有脈絡可循,當年生活與論語或是道德與健康的課程內容,齊一的概念下,造成僵化的教材,雖然提倡價值澄清及兩難困境等教學策略的改善,無奈文憑主義、主智教學、升學優先、成績第一等信念的摧殘下,這些課程內涵始終無法內化成學生心靈,落實於生活的行為實踐,才會漸次造成教育參與者的忽視。我們應重新思考學校的教育目的為何?回歸原有目的的出發點,才能找回正確的教育方向,讓教育有別於訓練,培養「做人」比「專業人」為優先。

二、社會教育價值的混淆
台灣在追求經濟發展的過程中,資本主義的奉行,功利思潮的強化,使得社會整體價值觀,也產生了急遽的變化。從昔日強調勤儉質樸的文化氣息,變化成今日講求目的達成、不擇手段,鄰里之間互相幫忙的人情味,也漸為陌生所取代,媒體的強力放送,更讓社會上不良的價值信念,深化了年輕一代的心靈,讓社會上的有識之士憂心忡忡。媒體、網路、通訊資訊的發展,是現今這個時代所無法阻擋的產物,我們只能用更健康的心態去面對它。除了媒體及各個團體應有的體認及道德觀下的自律行為外,輿論的壓力、法律的規範都是導正社會教育往優質價值觀前進的策略,然而讓我們的孩子擁有「高科技、高思維」能力,強化學生的批判及培養正確判斷力與鑑別力,仍是我們可努力的方向。

三、家庭教育功能的重建
現今所有學校,為因應社會環境變遷的需求,均辦理學校學童午餐業務,以減輕家長負擔,然而還有些家長甚至提出,學校應開辦學童早餐及晚餐等激進式的建議,如果真有學校實施,那麼我們不禁要試問,家庭的功能何在?工商社會下,雙薪家庭現象增多,父母無法給子女最好的照顧,尤其子女人數逐年減少,平均值已經不足2人,每位子女都是父母心中的寶,過份的寵愛與物質需求的滿足,使得現今的孩子都是草莓一族,經不起任何挫折與打擊,父母整天和子女聊天、陪伴的時間明顯不足,傳統家庭教育功能日漸喪失。
唯有重拾家庭教育法所賦予的責任,並落實親職教育的實施,才能讓普天下所有父母明白,自己握有為子女打造教養、人格與做人基礎的決定關鍵。
∣ 2007年05月21日 (Mon) 20:24:57 ∣ 回應編輯

回生活隨筆